裁判文书
被告人余孝清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
当事人:   法官:   文号:河南省光山县人民法院

公诉机关光山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孝清(又名余改新、改新),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4月21日被新县公安局民警抓获,4月26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5月31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余家军,河南人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帮迎(绰号迎子、银子),男。因殴打他人,2008年8月20日被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5月11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民警抓获,5月12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余全友,河南人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冯传平(又名冯清平),男。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2009年5月2日被潢川县公安局民警抓获,2010年4月1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2011年5月5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民警从信阳监狱押回。2011年12月26日被本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庆辉,河南紫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帮宏(绰号毛子),男。2007年10月31日因故意伤害被新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罚款500元;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5月11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民警抓获,5月12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徐正彬,河南人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恩乾(绰号海宝),男。因涉嫌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2011年5月10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民警抓获,5月11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被告人裴仁旺(绰号小旺),男。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2011年5月26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民警抓获,5月2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胡大平,河南紫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汉东(绰号黄小二),男。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2011年5月28日被新县公安局民警抓获,6月5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上官同义,河南紫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怀周,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6月1日到光山县公安局投案,同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1年6月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1年12月20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萌,河南紫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沛溪(又名胡民),男。2010年4月6日,因犯聚众斗殴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7月24日到光山县公安局投案,7月25日被光山县公安局监视居住。2011年12月6日被本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沈刚,河南紫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闫生梅,女。因涉嫌犯赌博罪,2011年7月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8月11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光山县看守所。

被告人邓健,男。因故意伤害,2010年7月8日到光山县公安局投案,2010年8月5日被光山县公安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7月2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1年12月6日被本院决定逮捕。同年12月14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黄绪友,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1年6月9日到光山县公安局投案,同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6月1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2年1月16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朝新,河南通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余义辉,男。因涉嫌犯窝藏罪,2011年7月25日主动到光山县公安局投案,7月27日被光山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1年12月6日被本院决定逮捕,同年12月14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保富,河南义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马永葆,河南人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光山县人民检察院以光检刑诉(2011)19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孝清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徐帮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吕恩乾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冯传平、裴仁旺、徐帮宏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黄汉东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闫生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胡沛溪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朱怀周、邓建、黄绪友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余义辉犯窝藏罪,于2011年12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明勇、董帆出庭支持公诉,上述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光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2007年以来,被告人余孝清、徐帮迎纠集了被告人吕恩乾、冯传平、裴仁旺、黄汉东、徐帮宏、闫生梅、胡沛溪、毛某瑞、王山乐(二人另案处理)及其他人员,在新县及光山县境内,长期采取暴力、威胁、滋扰、恐吓的手段营造组织的恶名,为组织造势,树立淫威,确立强势地位,称霸新县、光山县,逐步形成了以余孝清、徐帮迎为组织领导者,吕恩乾、冯传平等人为骨干,裴仁旺、黄汉东、徐帮宏、闫生梅、胡沛溪、毛瑞、王山乐等人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插手民间纠纷、操控赌场、参与房地产等工程、敲诈勒索、强行收费、开设赌场以及其他经济活动为手段,从中获取利益,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窝藏、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新县、光山县称霸一方,非法行使公共治安管理权,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二)寻衅滋事罪

  1、2007年1月28日下午,光山县城关破堰村民组四间地皮公开拍卖,被告人余孝清带十余人到现场为他人竞标,未果。余孝清在现场要求付利息滋事并对组织者辱骂。卢某某劝说余孝清,余孝清辱骂卢某某,并带人殴打卢某某。卢某某的弟卢某兵上前劝说,余孝清等人又将卢某兵打伤。经鉴定:卢某兵损伤程度属轻伤。

    2、林某同等人在光山县城关林岗租地建社会停车场与村民林某清等发生纠纷。林某同雇请被告人余孝清处理。余孝清便带领被告人冯传平、裴仁旺等人对村民进行威胁。2008年12月3日上午,余孝清带人到停车场工地将林某清家门口的围墙推倒,并殴打林某清。后余孝清又带冯传平等人将林某清家的小卖部砸毁。事后余孝清向林某同索要报酬未果。

   3、被告人徐帮迎的姐徐某某因在新县城关曾某处购家具欠账,曾某要账时与徐某某发生口角。2008年11月6日,徐帮迎叫被告人余孝清、冯传平与徐某某一起到曾某家具店质问,因曾某不在,余孝清、冯传平殴打了曾某的店员金某。当日中午,曾某带着金某准备去找徐某某讨说法,当路过徐帮迎的“北海湾洗浴中心”门口时见到余孝清、冯传平,曾某责问余孝清,徐帮迎又指使余孝清、冯传平将曾某打伤。

    4、因2009年,被告人徐帮迎、余孝清在新县合伙开“欢迎农家山庄”时欠李某做窗帘费用1000余元,李某夫妻多次催要未果。2010年2月5日下午,李某之子李小某碰见徐帮迎时向其催要欠款并发生厮打。当日夜,徐帮迎带余孝清及被告人徐帮宏等人驾车持刀冲入李某门店将李某砍伤。

    5、2011年4月中旬的一天中午,被告人余孝清带人到新县城关 “宝马会”游戏厅玩游戏,后余孝清以自己输了钱为借口要求该游戏厅赔偿。当晚7时许,余孝清再次带人持斧头打砸店内游戏机。店主金某某知道后便约见余孝清,余孝清提出14000元的赔偿要求,并要收取该店费用为其提供保护。后余孝清被抓未果。

    6、2009年7月7日21时许,被告人裴仁旺与刘某某、宋某某、宋某等人在光山县城关 “地皇KTV”消费,裴仁旺等人无故将服务员王某某打伤。

    7、程某某因赌博与犬毛(身份不详)产生矛盾。2006年10月份的一天中午,犬毛得知程某某在光山县城关公安街“球吧运动装店”。犬毛叫来裴仁旺等人将程某某打伤。

8、2011年5月一天凌晨,被告人徐帮迎与杨某某等人在新县城关首府路吃夜宵,后徐帮迎打电话要求路过的刘某一起吃,因刘某不同意,二人在电话中发生争吵,徐帮迎便驾车追逐刘某数十公里。

9、2008年3月份的一天上午,徐帮宏在新县城关经营“金海岸洗浴中心”时将煤堆放在连某建门店门口,与连某建发生争吵。徐帮迎伙同余孝清等人持刀、钢管等欲殴打连某建,连某建闻讯逃走未果。

    10、新县信用社职工韩某某借胡某现金五万元。2009年8月,胡某叫担保人向韩某某要钱时发生口角,徐帮迎得知后打电话辱骂胡某时二人在电话中发生争吵,徐帮迎便指使罗先锋等人于2009年8月3日下午在新县城关京九路对胡某及其哥胡才实施殴打。

    11、在建田铺“将军度假村”时,徐帮迎请新县电业局职工张某安装电路,因欠张某工钱一直未付。2010年,徐帮迎再次找张某安装电路,干了几个月,仍未支付工钱,张某不愿再继续安装。2010年10月18日上午,被告人徐帮迎、徐帮宏等人到新县城关长潭村张某家门口持钢筋棍、石块将张某打伤。

    12、2007年10月10日8时许,被告人徐帮宏驾车经过新县浒湾街道时与胡某绪驾驶的农用三轮车会车,徐帮宏责怪胡某绪不让车并殴打胡某绪,华某某上前劝解,徐帮宏用刀将华某某砍伤。

    13、2010年5月,曾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金玉宾馆开设赌场,被告人余孝清要求收取保护费未果,遂带人到赌场滋事。

14、2010年10月,朱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金玉宾馆开设赌场,被告人余孝清要求收取保护费未果,遂带人打砸了朱某开设的赌场。

(三)故意伤害罪

  1、被告人邓健在新县浒湾街道开发房地产与当地居民郑某云发生纠纷,邓健与被告人黄绪友、徐帮迎、余孝清、徐帮宏一起商量教训郑某云。后由徐帮宏带余孝清及被告人冯传平等人指认了郑某云的住址。2008年11月19日夜,余孝清带冯传平、胡沛溪等人将郑某云骗到新县浒湾乡李寺村附近将其砍伤。经鉴定:郑某云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

    2、2008年1月26日下午,被告人余孝清驾车与万某福、万某洋驾驶的货车在光山县城关熊弄路口会车,因下雪路滑互不相让,引发争执。余孝清打电话叫被告人裴仁旺送来砍刀,后余孝清持刀将万某福、万某洋砍伤。经鉴定:万某洋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

    3、2008年8月,被告人徐帮迎在黄某家赌博被公安机关查获,被没收赌资及罚款共7000元,徐帮迎要求黄某退还损失未果。8月17日19时许,徐帮迎带被告人余孝清、冯传平等人到新县“银基宾馆”407号房将黄某打伤。经鉴定:黄某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

    4、2010年8月8日下午,因被告人徐帮迎、徐帮宏在新县田铺乡黄土岭村细河冲何姓祖坟边建厕所,与何姓家族发生纠纷。何某国、何某焰找徐帮迎、徐帮宏商谈时发生厮打,徐帮迎、徐帮宏将何某国、何某焰打伤。经鉴定:何某焰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

 5、2006年12月5日中午,李某福驾驶农用三轮车经过新县城关三桥东头时与骑电瓶车的朱某胜发生刮蹭,引起双方争执厮打,朱某胜给被告人朱怀周打了电话。朱怀周到现场并指使被告人徐帮迎、徐帮宏等人殴打李某福及李某福的亲戚胡某富。经鉴定:胡某富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

    (四)敲诈勒索罪

  2008年11月19日夜,被告人余孝清带人砍伤郑某云后,余孝清以向公安机关报警相威胁,要求雇请人邓健以每刀1万元的标准支付其“报酬”11万元,邓健只支付6万元。后余孝清又多次打电话威胁并带人持刀到泼陂河镇街道邓健家实施威胁未果。

  (五)开设赌场罪

  1、2010年9月份,被告人余孝清伙同徐某某、李某在新县城关金水小区李某家中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余孝清带人在赌场内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并抽头渔利数万元。

    2、2010年10月份,被告人余孝清、闫生梅在闫生梅位于新县城关的家中、帝泊森大酒店、金玉宾馆等处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余孝清带人在赌场内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并抽头渔利十万余元。

   3、2009年10月份以来,吕某在新县城关自己家中、张洋家中、新县帝泊森大酒店等处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被告人余孝清安排吕恩乾等人在赌场内提供暴力保护、放高利贷,从中渔利。

    4、2008年以来,被告人黄汉东在新县城关自己家中和刘某某家中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黄汉东在赌场内抽头渔利十万余元。

    5、2009年年底,被告人黄汉东伙同潘某、余某某在新县城关钟畈潘某家中开设赌场,组织多人长时间聚众赌博,黄汉东等人从中抽头渔利数十万元。

   6、2009年年底,被告人黄汉东伙同余某、汪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福华商场”旁边一居民家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黄汉东等人抽头渔利数十万元。被告人余孝清带人在该赌场提供暴力保护、放高利贷,从中渔利。

(六)容留他人吸毒罪

  1、2010年6月一天,被告人黄汉东在新县城关“三和宾馆”四楼开一房间,从曹某某手中拿了一包冰毒,邀请余孝清等人到其房间内,三人共同吸食。

    2、2011年5月27日夜,被告人黄汉东在武汉市“汉正瑞鑫”宾馆开一间房,从王某处拿一包冰毒,后黄汉东与董某某共同吸食。

    3、2010年以来,被告余孝清多次在新县金玉宾馆、三和宾馆等处开房间,购买冰毒等毒品,容留黄汉东、余某等人吸食。

   (七)聚众斗殴罪

  2010年7月23日凌晨,陈长存在光山县城关公安街发现朱乾忠与其女友张某某在一起,陈长存遂与朱乾忠发生厮打,朱乾忠立即纠集了被告人吕恩乾及张兵、杨大钊等人到公安街欲殴打陈长存,陈长存得知后也召集人员到公安街,后吕恩乾、朱乾忠等人被陈长存召集的人持刀砍伤。

    (八)窝藏罪

  2010年7月12日,余孝清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上网追逃。被告人余义辉明知余孝清是犯罪的人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和财物。

    (九)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2010年7月,被告人吕恩乾明知匡立(已判刑)等人的摩托车是盗窃的赃物,仍予以转移赃物和代为销售。

为支持上述指控,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被告人余孝清、徐帮迎等十三名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郑某云、卢某兵、林某清、李某、金某某、胡某、黄某等人的陈述,证人姚某某、夏启荣、连某建、徐某某、刘某等人的证言,以及其他相关书证。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余孝清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五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徐帮迎、冯传平、裴仁旺、徐帮宏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吕恩乾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黄汉东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五十四条之规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闫生梅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之规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胡沛溪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朱怀周、邓建、黄绪友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余义辉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之规定,构成窝藏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余孝清、徐帮迎、吕恩乾、裴仁旺、徐帮宏、黄汉东、闫生梅、胡沛溪及其辩护人均认为,八名被告人的行为均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构成要件,其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仅带有黑恶势力性质,尚不构成组织、领导或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应以各被告人所犯个罪分别定罪量刑。

被告人余孝清还辩称,未参与寻衅滋事罪第1、2、13、14 起犯罪事实;故意伤害罪第1起虽然参与预谋,但未到作案现场,第2起属于防卫行为,第3起属劝架行为;向邓健索取5万元现金,是用于支付受害者的费用,且未实际到手,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关于开设赌场罪,其只是帮他人看场子,放高利贷,自己从中得点小费,其行为不构成犯罪;从未容留他人吸毒,其行为不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辩护人认为指控余孝清参与的第1、3、13、14起寻衅滋事不应按犯罪处理;第4、5、9起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认定;指控第3起故意伤害不构成犯罪;指控容留他人吸毒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认定。

被告人徐帮迎否认参与寻衅滋事罪第3、11起犯罪事实。辩护人认为徐帮迎参与第8、9起寻衅滋事属未遂,第11起系从犯;第1起故意伤害中只参与了预谋,系从犯,均依法应从轻处罚。部分被害人己得到赔偿,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吕恩乾辩称,未参与涉黑的违法事实和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在他人开设的赌场只是帮忙,其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和开设赌场罪。

被告人冯传平辩称,未参与寻衅滋事第2、3起和故意伤害第3起犯罪事实,对指控其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无异议。辩护人认为冯传平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指控其参与两起寻衅滋事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认定。

被告人裴仁旺及其辩护人均认为,裴仁旺参与的三起寻衅滋事犯罪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无关,且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指控的故意伤害,被害人的损伤与被告人没有因果关系,依法不应认定为犯罪。

被告人徐帮宏否认参与第4、9起寻衅滋事及第5起故意伤害犯罪。辩护人认为徐帮宏在寻衅滋事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郑某云伤害案中有无意的指认行为,而无故意伤害目的。在李某?伤害案中,其到现场时事故已被民警处理完毕。该两起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黄汉东否认参与第5、6起开设赌场及第2起容留他人吸毒。辩护人认为黄汉东在后两起共同赌博犯罪中主要负责联系参赌人员,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第2起容留他人吸毒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认定。

被告人闫生梅对指控其犯开设赌场罪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胡沛溪及其辩护人对指控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认为胡沛溪有自首、立功、赔偿被害人损失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朱怀周对指控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辩护人认为朱怀周在两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均系从犯,且具有自首、赔偿损失等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邓健辩称,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犯罪动机为了解决与被害人之间的纠纷,属方法不当,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黄绪友辩称,因其外甥邓健搞开发遭到被害人的无理阻止,经当地派出所、乡政府处理多次无果,才想到找人吓唬一下被害人。对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无异议,请求对其从轻处罚。辩护人认为黄绪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同时具有自首情节。建议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余义辉对指控窝藏罪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辩护人认为余义辉犯窝藏罪的情节轻微,主观恶性小,且有自首情节,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2007年以来,被告人余孝清、徐帮迎纠集了被告人冯传平、吕恩乾、裴仁旺、徐帮宏、黄汉东、胡沛溪、闫生梅及毛瑞、王山乐(二人另案处理)等人,在新县及光山县境内,长期采取暴力、威胁、滋扰、恐吓的手段营造组织的恶名,为组织造势,树立淫威,确立强势地位,称霸新县、光山县,逐步形成了以余孝清、徐帮迎等人为组织领导者,冯传平、吕恩乾等人为骨干,裴仁旺、徐帮宏、黄汉东、胡沛溪、闫生梅、毛瑞、王山乐等人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插手民间纠纷、参与房地产等工程、操控赌场、敲诈勒索、强行收费、以及其他经济活动为手段,从中获取利益,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聚众斗殴、窝藏、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新县、光山县称霸一方,非法行使公共治安管理权,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1、证实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和经济特征的证据有:

(1)被告人余孝清供述:早在五六年前,他通过别人认识徐帮迎、徐帮宏兄弟,因徐氏兄弟在新县很有名,就到新县投靠他俩,与他们一起吃喝玩乐,不干正事。那时,冯传平、杨安军(批捕在逃)、裴仁旺、吕恩乾等人跟他混,称他为“老大”。如果有事就一起壮个场子,有打架的事互相帮忙。后来他通过徐帮迎认识新县的吕某(批捕在逃),与吕某关系很好,吕某在新县做房产生意,如果有事,吕某出面黑白两道都能摆平。他在光山玩的人有冯传平、裴仁旺、吕恩乾、杨安军等,在新县交往的有徐帮迎兄弟、罗先锋(批捕在逃)、吕某、二兴、毛毛(批捕在逃)等。手下带的人消费,从不让他们出钱,都是他出钱。这几年他在新县与徐帮迎合伙开过“欢迎农家山庄”,还在赌场玩过,认识了不少人,主要想靠吕某的势力在新县站稳脚。

(2)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7年6、7月份,他与余孝清相识,后余孝清经常带冯传平、裴仁旺、吕恩乾等人到新县,吃、住由他安排,余孝清没钱花就直接从他要,他也舍得给,并与余孝清手下的人混熟了,还与余孝清合伙开过“欢迎农家山庄”。认识余孝清后,他听余孝清说,余在光山砍了很多人,余手下的马仔个个都狠,主要有冯传平、裴仁旺、吕恩乾、乐乐等。余孝清早期主要靠帮别人打架、摆场子、解决纠纷,别人支付报酬,他也资助不少。2009年以后,余孝清靠在赌场看场子、放高利贷、开赌场、打架等获得利益,经济收入很可观,还有吕某等老板扶持他,主要是想利用余孝清的恶名办事方便。他手下能调动干事的孩有罗先锋、彭龙等人。

(3)被告人徐帮宏供述:他弟徐帮迎于2007年与余孝清交往,并合伙经营“欢迎农家山庄”,通过他弟与余孝清有一定交往,他主要给弟徐帮迎帮忙,徐帮迎手下主要有罗先锋、彭龙、余孝清等人。

(4)被告人冯传平供述:2007年他从广东回来,听说余孝清混得不错,就主动与余联系,开始在光山有他、裴仁旺、杨安军、胡沛溪、乐乐等人跟余孝清,在新县,余孝清与徐帮迎、徐帮宏、罗先锋走得近,余孝清经常带他到新县玩,并介绍与徐帮迎兄弟相识。在新县与余孝清一起不干正事,开支消费他不用愁,都由余孝清、徐帮迎负责。他父亲生病时,余孝清专门给500元,他很感动,替余孝清做事是为了讲义气,报答余。

(5)被告人吕恩乾供述:2008年春,他通过裴仁旺认识余孝清和冯传平,后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都是余孝清掏钱。2009年,余孝清在新县同时给几个赌场看场子,老板每天给他报酬,余孝清还安排他、二兴、毛毛等人在吕某、黄汉东开的赌场里帮忙。这几年余孝清帮别人摆场子、看赌场、放高利贷等挣了不少钱。他跟余孝清就是为了挣点小钱。

(6)被告人裴仁旺供述:他介绍吕恩乾认识冯传平,冯传平介绍吕恩乾认识余孝清。余孝清常请他吃、玩,他比较听余孝清的话。余孝清到新县开赌场、放高利贷、收取保护费等挣了不少钱。近几年,余孝清在光山、新县带一帮小弟打架滋事,主要有冯传平、吕恩乾、杨安军、乐乐、小民等人,普通老百姓一般不敢招惹余孝清。

(7)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07年,余孝清带一帮马仔到新县,听说好狠,在光山混得很有名,到新县经常打架,与徐帮迎等人关系不错。到2009年,余孝清凭借名气到新县各大赌场看场子、放高利贷,包括自己开赌场,实力越来越大,在新县至光山一带无人不晓,余的车里常备有砍刀,通过非法手段挣了不少钱。后来他与余主动套近乎,请余唱歌、吃饭、吸毒,目的是当有熟人与余孝清有矛盾时,别人就会托他说情,余孝清就会给面子。

(8)被告人胡沛溪供述:2008年4、5月份,他通过小虎认识了余孝清,并与余孝清有了交往,后通过余孝清认识了冯传平、吕恩乾、乐乐、徐帮迎、罗先锋等人。余孝清经常带他到新县玩,并于2008年11月份的一天夜,安排他及冯传平等人到新县浒湾砍伤一人。

(9)同案人吕某供述:余孝清开始到新县主要是徐帮迎养着他们,插手民间纠纷,出卖暴力,从中得利,通过打打杀杀在新县站住脚,营造影响,达到有人请其出面解决问题的氛围,还通过看场子、开赌场、放高利贷从中收利。他多次给钱余孝清,主要是余孝清心狠手毒,名气大。

(10)证人姚某某、曾某、金某某、黄某等人均证明:余孝清带其手下一帮马仔在光山、新县一带从事寻衅滋事、打架斗狠、开赌场、收保护费等违法犯罪活动,恶名远扬,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

(11)扣押余孝清的笔记本及其他若干记账本:主要内容:①余孝清自2009年11月至2011年所记载的其在赌场放高利贷时借出现金和还款情况;②余孝清标明了其目标是要组建“余氏集团”字样;③其记载有放出款上百万元,收回款数十万,欠款数十万元,其中收有“水钱”(指利息)、场子费(保护费)等内容。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证实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特征的证据有:

(1)被告人余孝清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在本判决书中另行阐明。

    (2)被告人余孝清等人实施一般违法行为的具体事实与证据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操控赌场,提供赌资,谋取暴利。

2009年秋以来,余孝清带领组织成员吕恩乾等人,先后打砸曾某、朱某、余洪波开设的赌场,要求提供保护并收费,强行进入吕某、黄汉东、徐某某、余建等人在新县城关开设的赌场内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谋取暴利。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2009年新县赌场生意很旺,他为吕某看场子,还在赌场放高利贷,账本上记的“水钱”就是指利息。

②同案人吕某的供述:他开赌场请余孝清等人帮忙,余孝清还在赌场放高利贷,他每次给余孝清二、三千元。余孝清还帮闫生梅、徐某某、黄汉东等人看场子。

③被告人黄汉东、闫生梅供述余孝清操控赌场、提供赌资的内容与吕某供述一致。

④被告人吕恩乾供述:2009年10月,余孝清叫他到新县给赌场看场子,老板每天给余孝清报酬,余孝清同时给几个场子帮忙,有吕某、黄汉东等人的场子。

⑤证人曾某、陈某亮、刘某均证明,2010年,余孝清带人到曾某、朱某、余某玻开设的赌场要求收取保护费,并砸赌场的事实。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第二、插手民间纠纷,“摆场子”、平事端。

(1)2007年8、9月份,新县城关廖某润因生意与阮某强发生纠纷,廖某润请被告人徐帮迎教训对方,徐帮迎便雇请被告人余孝清,余孝清带人到新县把守在阮某强住处路口伺机报复,后因阮某强得知信息后找徐帮迎说情,才未发生后果。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7年6、7月份,廖某润与阮某强发生纠纷,受廖之托,他请余孝清等人守候在阮住处巷口,伺机报复,阮得知后立马找人说情才罢休。后廖某润给余孝清等人大约10条兰盒帝豪烟。

②证人秦英证明:她丈夫阮金强的表妹夫在廖某润的店买装饰材料与廖产生矛盾,阮推了廖一下。过二、三天,连续几天有很多人在她家巷口把守,要打阮某强,吓得她全家四处躲藏,后阮某强找徐帮迎说情,这事才算了结。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2009年,因吕勇在新县二中附近进行房地产开发与徐某发生纠纷,徐某哥徐某某便通过徐帮迎雇请余孝清帮忙。余孝清带人到吕勇工地实施威胁,事后余孝清索要3000元报酬。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9年的一天,徐某某的妹在新县二中附近的房子要被征地拆迁,补偿不到位,开发商吕老板要强拆,徐让他找余孝清帮忙解决,后余孝清带人与吕老板发生了冲突。

②证人徐某某、徐某均证明:因徐某房子拆迁一事与开发商发生纠纷,通过徐帮迎找余孝清摆平此事,开发商给徐某一套12?3房子和2万元钱。事后徐某让徐某某送3000元钱给徐帮迎和余孝清。

③证人邱某德证明:他和吕某2009年冬在新县搞开发与徐某因拆迁补偿产生纠纷,对方找余孝清出面干预,他们被迫妥协,给徐某一套房子和2万元现金。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2009年春节期间,因新县八里镇人汪某朝的朋友曹某星的妹妹(住光山县泼陂河镇街道)家庭发生矛盾,汪某朝找徐帮迎帮忙。徐帮迎与被告人冯传平及王山乐等到现场干涉。因民警出警未果。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9年大年初一,他朋友汪某朝请他到泼河解决纠纷,他即带冯传平等人到现场解围,后汪某朝当场给冯传平四五百元。

②被告人冯传平供述:是徐帮迎打电话让他到泼河解决家庭矛盾,他带乐乐去了,但因派出所出警,他们才离开。

③证人汪新朝证明:2009年春节的一天,他朋友曹明星找他说其妹嫁到光山泼河,总被丈夫打,让他一起去看看,其意思是让他代表娘家多去点人,他一个人开车去时觉得他和曹某星两个人去力量太小,就给徐帮迎打电话说了,一会徐帮迎开车到了,还带两个人,徐帮迎说是他叫来帮忙的,他感觉大正月的不好意思,就给他们500元钱。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4)2009年1月,余义辉在承包新县浒湾粮食储备库的土方工程的过程中,与当地居民华某如等人产生矛盾。余义辉找到徐帮迎,徐帮迎找余孝清帮忙处理。一天夜晚,余孝清组织十余人驾车赶到浒湾乡街道华润如门口,对华某如实施威胁、辱骂。事后,余义辉经朱某传支付报酬3000元给余孝清。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8年,余义辉在浒湾建粮食储备库,与当地人产生矛盾,他请余孝清带人到工地给余义辉壮场子。事后,余义辉给余孝清3000元。

②被告人余义辉供述:200??退旌持?⒋酢沉?巳先锖ɑ敖邃竿沉⑹复?^,当年年底,华某如兄弟也想搞土方工程,与他抢活,他到工地与华氏兄弟发生争吵,他被打伤了。当夜,徐帮迎安排余孝清带有十人左右坐面包车为他帮忙。

③证人华满某、华某如证明:2008年,因浒湾建粮食储备库的事,与余义辉发生纠纷,余义辉曾带人找他们闹事。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5)2010年7月份,因徐某平等人在购买新县泗店乡范店村老窑厂的过程中,遭到当地村民的反对并拒绝签字。徐雇请余孝清帮忙摆平,余孝清带领吕恩乾等十余人到现场,对当地群众实施威胁、推搡。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吕恩乾供述:2010年春,新县泗店乡街道有一地皮开发,老百姓不让拆迁,老板请余孝清帮忙摆场子,有天上午,余孝清召集他、张洋、及张洋的玩伴共十余人,三台车,带他们到现场,站有半个小时,老百姓见他们人多都不敢在场。后余孝清带他们回县城吃饭,每人发300元。

②证人田某成证明:2010年,泗店乡的徐某平等人想在他村老窑搞房地产开发,村民不同意。6月份,开发商强行到窑场修水沟,村民去阻止,当天上午,来几辆车,带有16人,与阻止的村民撕扯起来,并对村民进行威胁,后他报警了。

③证人徐某平证明:在施工过程中,有10多个年轻孩到工地摆场子。

④泗店乡派出所证明:当天接警后,民警到现场,发现群众与施工方发生纠纷,群众反映施工方请来十多人,并与群众发生撕扯和推搡。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第三、暴利讨债

(1)2010年9月21日凌晨,因徐某某欠余孝清5000元赌债未能按时归还,余孝清带领二兴等人在新县城关解放桥附近拦住徐某某,从其索要赌债,因无钱归还,余孝清等人便对徐某某实施殴打。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因欠赌债的事,他手下的二兴等人在新县城关解放桥打了徐某某。

②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10年,徐某某在赌场从余孝清借高利贷,还钱时不想给利息,余孝清带几个人打了徐某某。

③被告人黄汉东供述:因为要高利贷,余孝清打了徐某某。

④被害人徐某某陈述:他在余孝清和闫生梅合伙的赌场里面参赌时,向余孝清借了5000元高利,因没及时还款,余孝清带二兴及另一马仔在新县城关解放桥拦住他逼他还钱,并对他进行殴打。

⑤证人汪某证明:余孝清放账没有敢不还的,他养一帮马仔专门看场子讨债,徐某某就是因没及时还款被余孝清打伤了。

⑥证人刘某证明:有一次他和余宏波到医院看徐某某,徐某某说他是被余孝清打伤的。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曹某某在赌场赌博时从余孝清手中借了5000元高利贷,因未按时归还,2009底的一天,余孝清驾车将曹某某挟持往光山带,中途,黄汉东从中说情,答应欠款由其偿还,余孝清等人才将曹某某带回新县。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09年底,曹某某欠余孝清5000元高利贷,余孝清将曹某某往光山挟持,逼其还债,曹某某给他打电话从他借钱,他答应后,余孝清才将曹某某送回新县,后余孝清从他拿了5000元钱,才算了事。

②证人曹某某证明:2009年末,他因借余孝清5000元高利贷未及时还上,被余孝清驾车挟持带往光山,中途因黄汉东说情担保才被放回。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陈某喜因欠余孝清高利贷,2010年余孝清带人逼债,将其修理厂大门封住。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证人徐某某证明:在他赌场里陈某喜向余孝清借了5000元高利贷,没及时还上,余孝清带人将陈某喜的修车厂封了,陈某喜给他打电话叫他向余孝清说情。

②证人陈某松证明:陈某喜与他合伙经营新县客运汽车维修中心期间恋上赌博,欠了很多债。2010年的一天下午,来了两个男青年讨债,光山口音,用链子将修理厂大门锁了。后陈某喜全家外出躲债。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第四、凭借恶名、消费拒不支付价款。

(1)2010年以来,余孝清及其组织成员长期在新县金玉宾馆消费拒不支付价款,累计欠账数千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证人喻某奇证明:他在新县金玉宾馆管后勤和办公室工作期间,余孝清长期在宾馆开房,共欠五六千元房款不付,中间因续不上房卡,余孝清还将房门踹破,并拒绝赔偿。

②证人黄某证明:她在新县金玉宾馆当服务员期间,发现余孝清欠房款不付。2011年3月份的一天,余孝清不交费,服务员不开房门,余孝清将门踹破了。

③被告人余孝清供述:他在新县金玉宾馆住宿时,共欠有三、四千元房款未付。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自2008年9月以来,余孝清、徐帮迎及其组织成员在新县城关邱某忠洗车店消费拒不支付价款,欠款一万余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证人邱某忠证明:他在新县城关经营洗车美饰店,自2009年开业以来,徐帮迎和余孝清多次到店来洗车、打腊、装饰,共欠款一万余元。经多次催要,拒不支付,后因慑于他们的恶名,就不敢要了。

②被告人余孝清对在邱某忠洗车店消费欠款的事实供认不讳。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2008年年底,徐帮迎、余孝清合伙开办“欢迎农家山庄”时欠李某做窗帘费用一千余元,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李某夫妻多次向其催要,徐帮迎、余孝清等拒不支付。

该起违法事实的证据在本判决寻衅滋事罪第4起犯罪事实中一并述明。

第五、非法持有管制刀具

2007年以来,被告人余孝清出于犯罪目的,持有砍刀、疑似枪支等,在赌场等违法犯罪现场故意显露,显示组织势力。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证人曾某证明:余孝清是社会上混事的黑道人物,手下有帮兄弟,平时在新县城关各赌场里收取保护费,他心狠手辣,靠暴力在社会上立足,几乎没人敢惹他。有一次他腰上别一把手枪,好多人看见了,目的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

②检查笔录、扣押清单及照片:在余孝清丰田锐志车上发现砍刀8把及斧头;在徐帮迎本田车上发现砍刀一把。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证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非法控制特征即结果特征的证据有:

(1)证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控制特征的证据在本罪第二部分所涉及的五起违法事实中已有述及。

(2)本罪九名被告人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给当地百姓造成心理恐惧,群众安全感下降的证据有证人姚某某、曾某、金某某、黄某、夏启荣、连某建、胡某、刘某、徐某某、刘某光等证人证言证实。

(二)寻衅滋事罪

1、2007年1月28日下午,光山县城关破堰四间地皮公开现场拍卖,余孝清带人到现场竞标未果。竞标结束后,组织者当场将其他未中标人员的两万元定金退还,而余孝清现场滋事,要求付利息,并对组织者进行辱骂。破堰居民卢某某对余孝清劝说,余孝清听后立即对卢某某破口大骂,并和手下人员围上去对卢某某实施拳打脚踢。卢某某的弟卢某兵看见其哥遭人围殴,遂上前制止,余孝清等人立即对卢某兵实施殴打,余孝清持砖头将卢某兵头部砸伤,经法医鉴定:卢某兵伤情已构成轻伤。案发后余孝清赔偿卢某兵损失13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2007年1月28日,他带人到光山城关破堰居民组竞标未果,对居民卢某某、卢某兵兄弟进行殴打,事后赔偿了卢某兵10000余元。

②被告人裴仁旺供述:2007年,他听姚某某说:余孝清真狠,因带人到破堰竞标未果,余孝清一砖头将一个男的头砸得流血。

③被害人卢某兵陈述:余孝清竞标未果,在现场闹事,其哥卢某某劝说时,余孝清对卢某某辱骂、殴打。他见状上去阻止,头被余孝清打破流血。

④证人卢某某、王传林、吴某才、王某喜、张某堂、姚某某等人证明的内容与卢某兵陈述一致。

⑤书证:法医鉴定结论、调解协议书等。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林某同等人在光山县城关林岗租地建社会停车场,因征地与当地村民林某清等人产生纠纷。林某同雇请余孝清帮忙摆平此事,余孝清便带领冯传平、裴仁旺、杨安军等人对村民进行威胁。2008年12月3日上午,余孝清纠集杨安军等人驾车赶到林岗停车场工地,将林某清家门口的围墙推倒,并对林某清实施殴打,随后赶到的民警将林某清送往医院治疗。仍不罢休的余孝清,又纠集冯传平带人赶到现场,将林某清家的小卖部砸毁。事后余孝清向林某同提出入伙未果。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林某同等几个人合伙在林岗路边建一停车场,因林某清阻拦,他和林某清打起来了。后安排冯传平等人将林某清的小卖部砸了。

②被告人冯传平供述:因建停车厂的事,余孝清安排他参与了,目的防止当地居民阻止。

③被告人裴仁旺供述:2008年,余孝清对他讲要在林岗建一停车场,有几家人不让建,接连几天,余孝清带他到这三四家做工作,并对村民进行威胁。

④证人林某同证明:因他与别人在林岗建停车厂的事,余孝清带人帮忙打了林某清,并砸了林的小卖部。事后他给了余孝清5000元钱,并赔偿林某清损失500元。后来余孝清提出入伙,他们没同意。

⑤被害人林某清陈述:2008年10月,他小队干部将他门前公塘租给林某同、饶某强等人建停车场,他队村民不同意,不让施工,林某同搞不下去,就雇请黑道的余孝清过来帮忙,余孝清带人对他进行殴打,并砸了他的小卖部。

⑥证人饶某胜、林某富证明的内容与林某清陈述一致。

⑦辨认笔录:林某同辨认出冯传平是当时跟随余孝清的人。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因徐帮迎的姐徐某某在曾某经营的新县“双虎”家具店买家具欠账,曾某向其要账时发生口角。2008年11月6日,徐帮迎得知后,让余孝清、冯传平随徐某某到家具店,余孝清伙同冯传平对该店店员金某实施殴打。当日中午,老板曾某得知后,便带着金某准备去找徐某某讨说法,路过“北海湾洗浴中心”时,发现殴打金某的余孝清、冯传平及徐帮迎等人正在门口,曾某责问余孝清,徐帮迎又指使余孝清、冯传平对曾某实施拳打脚踢,并用石块将曾某头部砸伤,经法医鉴定:曾某所受损伤属轻微伤。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徐帮迎的亲属赔偿被害人曾某医疗费用等损失共8000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在新县长潭二街口打卖家具的曾某和金某有徐帮迎和冯传平,他当时也在场。

②被告人徐帮迎供述:他姐徐某某在长潭二街买家具不合格,与老板发生争执,他让余孝清带冯传平跟他姐找这家店,老板不在家,他们把一名帮忙的店员打二耳光,打了后余孝清、冯传平回到他的洗浴中心。不一会家具店的老板和店员找来了,余孝清和冯传平又上去把老板头打开了。

③被害人曾某陈述:因与姓徐的女人买家具发生纠纷,这女人带人到他的家具店打人。事后讨说法时,徐帮迎又指使余孝清、冯传平将其打伤。

④被害人金某的陈述与曾某陈述一致。

⑤书证:法医鉴定结论及曾某的检查治疗证明、赔偿协议书及谅解书。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4、因2008年,徐帮迎与余孝清合伙开“欢迎农家山庄”时欠李某做窗帘费用一千余元,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李某夫妻多次从其催要,徐帮迎等拒不付款。2010年2月5日下午,李某之子李小某等三人碰见徐帮迎,向其催要欠款时发生厮打。当日夜,徐帮迎纠集余孝清、徐帮宏、罗先锋等人驾车闯入新县城关李某窗帘店门口,四人持刀冲入李某门店,吆喝要砍死李小某等人。李某、杨某萍夫妻二人上前阻拦,徐帮迎等人持刀对李某夫妻一顿乱砍,致李某身体多处受伤,随后逃离现场。经鉴定:李某伤情构成轻微伤。案发后,徐帮迎赔偿李某损失2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砍伤卖窗帘李某的人有徐帮迎、徐帮宏、罗先锋。

②被告人徐帮迎供述:参加打李某的人有他、余孝清、罗先锋、徐帮宏。

③被告人徐帮宏供述:2010年,他弟徐帮迎与做窗帘的人发生纠纷,他和他弟叫上余孝清及另一马仔小罗到做窗帘的店里把老板打了一顿。

④被告人罗先锋供述:是徐帮迎带他及其他人到窗帘店里对老板进行殴打。

⑤被害人李某陈述:徐帮迎在他店做窗帘,欠款几年不给,要几次没有要到,还带人到家将他砍伤。

⑥证人李某、沈某昊、李某星等人证明的内容与李某陈述一致。

⑦鉴定结论及调解协议书。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5、2011年4月中旬的一天中午,余孝清带两名手下到新县城关京九路“宝马会”游戏厅玩游戏,余孝清以自己输了钱为借口,在该游戏厅滋事。老板金某某知道后,赶到门店找人说情。当晚7时许,余孝清再次驾车带人持斧头闯入“宝马会”游戏厅,对店内游戏机进行打砸,砸完后迅速离开现场。金某某知道余孝清是特意来滋事找茬,便约见余孝清,余孝清提出金某某要赔偿其一万四千元,且以后该店的保护费由其一帮人收取,为其提供保护。为了不惹麻烦,金某某答应了其要求,因几天后余孝清被警方抓获,未能如愿。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害人金某某陈述:余孝清到他的游戏厅玩游戏,以输了为名向他要钱,还要求收保护费,并砸了两台游戏机。

②证人李兰证明: 2011年4、5月,她在游戏厅当收银员,一天下午,余孝清到店内玩游戏,玩了一会,余孝清对她说:叫老板给他14000元,否则砸店。当夜,余孝清带人持斧头到店里砸了两台游戏机。

③证人徐某某证明:2011年余孝清带人将新县县城金某某的游戏厅砸了。

④游戏厅被砸毁的现场照片及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6、2009年7月7日夜9时许,裴仁旺伙同刘某某、宋某某、宋某、董某光(均另案处理)等人在光山县东城“地皇KTV”消费,期间在包间内摔酒瓶滋事。消费后准备离开时,因为买单与服务员发生争执,裴仁旺等人对服务员王某某实施殴打。案发后,刘某某等人赔偿王某某、王旭损失3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裴仁旺供述:2009年夏一天夜,他和刘某某、宋某、宋某某及几个女孩在光山东城“地皇KTV”唱歌时,刘某某喝多了,与服务员争执,他及刘某某、宋某、宋某某对这名服务员拳打脚踢。

②同案人刘某某、宋某的供述与裴仁旺供述内容一致。

③证人郑某玲、简某玉、裴某强均证明:因消费买单发生争执,裴仁旺、刘某某、宋某等人动手打了服务员王某某。

④被害人王某某陈述:刘某某等人消费不付款,并拿椅子砸她头,他们一伙人对她拳打脚踢,打完都跑了。

⑤刘某某、宋某、宋某某对裴仁旺的辩认笔录:证实裴仁旺就是当夜参与打王某某的人之一。

⑥调解协议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等其它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7、因程某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与犬毛(身份不详)为赌博产生矛盾。2006年10月份的一天中午,犬毛得知程某某在光山县城关公安街“球吧运动装店”。犬毛立即纠集裴仁旺等人赶到现场,对程某某实施拳打脚踢,将程某某鼻子打破出血。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裴仁旺供述:2006年,他伙同犬毛、来成等人在光山县公安街将程某某打伤,后程某某持刀将他头砍伤。

②被害人程伯明陈述:2006年因赌博与犬毛发生纠纷,犬毛请裴仁旺等人在公安街将其打伤。

③证人虞某勇证明:在公安街裴仁旺'd程某某耳光,将程某某鼻子打开,一会程某某拿一把菜刀出来朝裴仁旺头上砍一刀。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8、2011年5月初的一天凌晨,刘某驾车路过新县城关首府路一夜市时,看见其前女友杨某某与徐帮迎等人在吃夜宵,刘某路过后不一会,杨某某给刘某打电话叫其过来喝酒,刘某拒绝后,徐帮迎立即接过电话对刘某挑衅,进而二人在电话中发生口角。当刘某驾车至京九路中段时,徐帮迎驾驶自己的现代越野车迎面拦停刘某的去路,徐帮迎等人下车持刀拍打刘某车玻璃,喝令刘某下车,刘某见形势不对,就驾车逃窜,徐帮迎等人立即上车追赶,一直追至新县箭河乡境内,才被刘某甩掉。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11年5月,一天夜,他和杨某某及她妈杨某在首府路吃夜饭,看到杨某某以前男朋友刘某开车经过,他用杨某某的手机给刘打电话叫刘一起来吃饭,刘不肯来,他打电话和刘对骂,并开车去撵刘。从京九路追到西山路没追上。

②被害人刘某陈述:因未答应与杨某某、徐帮迎一块吃饭,徐帮迎在电话里骂他,还开车追撵其数十公里。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9、2008年3月份的一天上午,徐帮宏在新县城关物流中心楼下经营“金海岸洗浴中心”,因堆放散煤在连某建门店门口,与连某建发生口角。一会儿,徐帮迎纠集余孝清等人,驾驶三辆轿车持砍刀、钢管等凶器赶到连某建门口,辱骂连某建,连某建见形势不对,立即从后门逃走。事后,因害怕遭徐帮迎等人报复,连某建找熟人给徐帮迎说情,才算了结。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08年,因7煤的事,与隔壁的邻居吵起来,他给余孝清打电话,让余带人过来。一会余孝清带五六个人下车要打这家老板,围观的人很多,有人报警,余孝清他们跑了。

②被告人徐帮宏供述的内容与徐帮迎供述一致。

③被害人连某建陈述:徐帮迎在他隔壁开洗浴中心,总是将煤放在他门口,影响他生意。为此双方发生争执,徐帮迎请来多人持刀对其威胁,后托朋友说情,才算了结。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10、2008年,新县信用社职工韩某某从新县个体老板胡某借现金五万元,一年后仍未能归还。2009年8月,胡某叫担保人找韩某某要钱时发生口角,徐帮迎立即打电话辱骂胡某,后指使罗先锋组织人员对胡某实施报复。2009年8月3日下午,胡某驾车到其位于新县城关京九路的门店,刚要下车时,冲上来三、四名年轻人对胡某一顿拳打脚踢。当夜,胡某害怕再次遭到报复,其哥胡大某陪同其一起回位于解放桥附近粮贸家属楼的家中,胡某、胡大某刚到楼下,从路对面冲来十余名年轻人对其二人实施殴打,当场将胡大某殴打在地。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徐帮迎的亲属赔偿胡某、胡大某医疗费用等损失共9000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因胡某与韩某某的债务纠纷,他从中说情,让缓一缓,胡不同意,他把胡某的车号和住址告诉了罗先锋,让罗先锋带人教训胡某一顿。罗先锋事后告诉他,在解放桥附近将胡某打了一顿。

②被害人胡某陈述:因与韩某某之间的债务纠纷,徐帮迎指使他人对其兄弟二人进行殴打。

③被害人胡大某的陈述与胡某陈述一致。

④赔偿协议及谅解书等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11、2006年,徐帮宏建田铺“将军度假村”时,请新县电业局职工张某安装电路,几年过去了,徐帮宏仍欠张某数千元工钱。2010年,徐帮宏再次找张某安装电路,干了几个月,徐帮宏仍不支付工钱,张某不愿继续安装。2010年10月18日上午,徐帮宏纠集徐帮迎、罗先锋赶到新县城关长潭村张某家门口,持钢筋棍、石块等对张某实施殴打,致其双手受伤。因村民及时报警,徐帮宏等才逃离现场。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因度假村欠张某工钱,张某不愿继续干,他哥徐帮宏叫他参与教训张某。

②被告人徐帮宏供述:他打了张某,徐帮迎和罗先锋也在场。

③被害人张某陈述:徐帮宏带几个人开两台车,什么话也不说拿钢筋棍打他,另二人也来帮打,一人掐他脖子,一人用石头砸他。

④证人张某保、杜某证明:当天上午有三个人打张某。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12、2007年10月10日上午8时许,徐帮宏驾车经过新县浒湾街道与胡某绪驾驶的农用三轮车会车,徐帮宏责怪对方不给其让车,对胡某绪实施拳打脚踢,在一边摆摊卖肉的华某某上前劝解托架,徐帮宏又转向华某某对其实施殴打,并从其车中掂出一把砍刀将华某某胳膊砍伤,后开车逃离现场。经鉴定,华某某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案发后,徐帮宏赔偿华某某损失5500元。2007年10月31日,新县公安局对徐帮宏行政拘留10日,罚款5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宏供述:因会车与胡某绪发生纠纷,华某某也参与其中,他将华某某致伤。

②被害人华某某陈述:徐帮宏打胡某绪,他与胡某新去脱架,徐帮宏从自己车里拿刀朝胡成新剌,他就去挡了一下,结果刀剌中他手腕。

③被害人胡某绪证明:徐帮宏先打他,后又拿刀将劝架的华某某左手腕砍伤。

④证人胡某、张某刚、余某秀证明的内容与胡某绪、华某某陈述一致。

⑤鉴定结论、行政处罚决定书、调解协议书等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13、2010年5月,曾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金玉宾馆开设赌场,余孝清带人收取保护费未果,遂带人到赌场闹事,后被迫向余孝清交2000元保护费。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10年,曾某打他电话说余孝清找他麻烦,请他出面说情,过几天他碰到余孝清,说了这事,余孝清答应了。

②被害人曾某陈述:2010年5月,他和王某在新县开赌场期间,余孝清带人闹事,讹诈钱财。同时还要求收取保护费,后他被迫给余孝清2000元保护费。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14、2010年10月,朱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金玉宾馆开设赌场,余孝清带人收取保护费未果,遂带人到赌场将赌场砸了。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证人吴某勇证明:他听说余孝清把朱某开的赌场砸了。

②证人陈某亮证明:2010年10月,朱某在他宾馆开房间搞赌场,一天晚上,余孝清带三个男的,手上拿着砍刀,将麻将机上垫的床单砍出一道大口子,房门也被踹坏了。

③证人刘某证明:2010年10月份一天夜,他到东方快捷宾馆朱某的赌场玩,8点左右,朱某接一电话,说有人来,大家问是谁来,朱某说是余孝清,大家叫不要说地点。9时许,余孝清带人踹开房间门,将两把明晃晃的砍刀往麻将机上一砸,对朱某进行威胁,赌场的人都吓跑了。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被告人余孝清参与寻衅滋事8起,致1人轻伤,3人轻微伤;被告人徐帮迎参与寻衅滋事6起,致5人轻微伤;被告人徐帮宏寻衅滋事4起,致3人轻微伤;被告人裴仁旺参与寻衅滋事3起;被告人冯传平参与寻衅滋事2起,致1人轻微伤。

(三)故意伤害罪

1、因被告人邓健在新县浒湾街道搞开发与当地居民郑某云(东安)产生纠纷,邓健伙同其舅黄绪友预谋教训郑某云。后黄绪友找到朱怀周,朱怀周联系徐帮迎,徐帮迎即组织徐帮宏、余孝清等人商量伤害郑某云的具体方法,并由徐帮宏带领余孝清、冯传平等人到浒湾街道指认被害人郑某云的住址。2008年11月19日夜,余孝清让冯传平、胡沛溪等人赶到新县三和宾馆与其会合,经预谋,由罗先锋驾驶余孝清的丰田锐志轿车,由冯传平将郑某云骗至省道浒湾乡李寺村路段,余孝清、胡沛溪等人将郑某云拦下对其实施刀砍。经法医鉴定:郑某云的伤情已构成轻伤。案发后邓健、胡沛溪、朱怀周分别赔偿被害人郑某云损失80000元、10000元、10000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徐帮迎联系他到浒湾去教训一个人,他安排冯传平及潢川的小飞带的三个人去砍了郑某云。事后他向邓健索要报酬110000元,邓健只支付他60000元,还差50000元,他多次给邓健打电话,并带人到邓健家索要未果。

②被告人徐帮迎供述:是朱怀周找他,他让余孝清带人教训郑某云。事后余孝清对他说,是罗先锋开的车,由冯传平将郑某云骗出,余孝清、冯传平、胡沛溪、邹飞四人将郑某云砍伤。

③被告人徐帮宏供述:他参与了预谋教训郑某云,并带余孝清等人指认了郑某云的住址。事后他得了1000多元。

④被告人冯传平供述:是余孝清安排他到浒湾教训郑某云,他将郑某云骗到指定地点,由小飞等人持刀将郑某云砍伤。

⑤被告人朱怀周供述:他与黄绪友关系好,黄绪友的外甥邓健在浒湾搞开发,与郑某云产生纠纷,黄托他找人教训一下郑某云,他就找到徐帮迎,让吓唬一下郑某云。徐帮迎找人砍伤郑某云的经过他不清楚。

⑥被告人黄绪友供述:因郑某云阻止邓健施工,多次找政府和派出所均未奏效。为此,他托朱怀周找人吓唬吓唬郑某云。他参与了预谋,未参与具体教训郑某云。

⑦被告人邓健供述:他和黄绪友商量找人教训郑某云,主要是想吓唬郑,后黄绪友找朱怀周,朱怀周又找到徐帮迎等人教训郑某云,后来事情闹大了,余孝清说砍了郑某云11刀,每刀10000元,向他要110000元,他不同意,只愿给40000元,但最后他分两次给了余孝清60000元。余孝清又带人持刀到泼河他家中对其进行威胁,索要剩下的50000元,后他托人给余施加压力,余孝清才没逼他,但余孝清说还不算了事,将来还会继续找他。

⑧被告人胡沛溪供述:2008年11月的一天,余孝清打电话叫他喊罗陈的周某一起到新县办事,说是替别人砍一个人,夜里十点,罗先锋开余孝清的车带他、余孝清、冯传平、周某,在路上余孝清安排他们怎么搞,每人发一把砍刀,由冯传平在浒湾下车将被害人骗到指定地点,他们到浒湾至沙窝的公路上埋伏。一会,开来一翻斗车,快到跟前停下,他和周飞冲过去砍司机,司机吆喝,他们四人各持刀对司机乱砍,将司机砍倒。

⑨被害人郑某云陈述:当天夜晚,他被一个人骗到高速路口,由几个人持刀对其乱砍,将他砍倒。

⑩鉴定结论、调解协议书等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2008年1月26日下午,余孝清驾车与万某福驾驶的货车在光山县城关熊弄路口会车,因下雪路滑互不相让,引发争执。余孝清立即电话纠集裴仁旺携带砍刀赶到现场,裴仁旺提来砍刀后,余孝清持刀便对万某福、万某洋一阵乱砍,后逃离现场。经鉴定,万某洋伤情构成轻伤,万某福伤情构成轻微伤。案发后,余孝清赔偿万某福、万某洋医疗费用等损失共3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在熊弄路口因会车发生纠纷,他用刀将万某洋砍伤,后赔偿他30000元。

②被告人裴仁旺供述:余孝清打电话叫他赶紧到熊弄菜市场口去,他到后,见余孝清、杨安军正挥刀砍一个人,余孝清砍中那人胳膊,后余孝清叫李万明将他的车开走。

③被害人万某福陈述:因会车发生纠纷,余孝清下车骂他,还打电话叫人拿刀子来,后余孝清等人持刀将他和万某洋砍伤。

④被害人万某洋的陈述与万某福陈述一致。

⑤法医鉴定结论、调解协议书等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2008年8月,徐帮迎到黄某家赌博被公安机关查获,没收赌资及罚款共7000元,徐帮迎要求黄某退还损失未果。8月17日夜晚7时许,徐帮迎、余孝清、冯传平等人到银基宾馆407号房,对黄某实施威胁、殴打。经鉴定:黄某耳膜穿孔,其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案发后,徐帮迎于2008年8月20日被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打黄某的人有徐帮迎、冯传平等人,他当时也在场。案发后,徐帮迎被刑事拘留,是他借钱摆平这事。

②被告人徐帮迎供述:因在黄某家赌博被抓,他向黄某要钱未果,遂与余孝清、冯传平等人在银基宾馆将黄某打伤。

③被害人黄某陈述:在银基宾馆,徐帮迎指使余孝清带的马仔冯传平朝他左耳部打一拳,其他几个人也上来对他拳打脚踢,用烟灰缸将他头砸破。次日,他发现耳膜穿孔。后徐帮迎带礼品到他家,算是赔偿了事。

④证人黄某、吴某恩、徐某某等人证明的内容与被害人黄某陈述一致。 

⑤法医鉴定书、立案决定书、刑事拘留、取保文书等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4、2010年8月8日下午,因徐帮迎、徐帮宏在新县田铺乡黄土岭村细河冲组何姓祖坟边建厕所,遭到何姓家族人员的反对。村民何某国、何某焰到其工地找徐氏兄弟商量此事,徐帮宏、徐帮迎对何某国、何某焰拳打脚踢。经附近的村民何正国劝说,徐帮迎才带徐帮宏驾车离开现场。殴打中致何某焰两颗门牙脱落,经鉴定已构成轻伤。事后,徐帮迎带何某焰到医院治疗,并赔偿一定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2010年8月,一天下午,因度假村建厕所,与当地老百姓发生了冲突,他哥徐帮宏将两个村民打了一顿,其中一个人的门牙被打掉两颗。

②被告人徐帮宏供述的内容与徐帮迎供述一致。

③被害人何某焰、何某国陈述:徐帮宏先动手打他俩,他俩跑,徐帮迎和徐帮宏开车拦住他们不许报警,后徐帮宏将其二人打伤。

④证人何正某、江某明证明的内容与何某焰、何某国陈述一致。

⑤法医鉴定结论及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5、2006年12月5日中午,因李某福驾驶农用三轮车经过新县城关三桥东头时与骑电瓶车的朱某胜发生刮蹭,引起争执厮打,朱某胜打电话给朱怀周,称其被打吃了亏。朱怀周到现场并指使徐帮迎、徐帮宏、罗先锋等人殴打李某福及李某福的妻哥胡某富。经鉴定,胡某富的伤情已构成轻伤。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朱怀周的亲属赔偿被害人胡某富经济损失2000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徐帮迎供述:在城关三桥打胡某富的人有他、徐帮宏和罗先锋。

②被告人徐帮宏供述:当天是朱怀周打电话,让他到城关三桥去的。

③被告人朱怀周供述:因他侄子朱某胜被胡某富打了,他指使徐帮宏、徐帮迎等人对胡某富进行了殴打。

④证人朱某胜证明:当天中午,他骑摩托经过新县三桥处,一三轮车往右打方向,差点把他挂倒了,他骂对方,接着打起来,他打不过对方,他的嘴和眼睛被打开了,于是就给朱怀周打电话说了。一会儿,朱怀周开车来了,还带来几个人,对三轮车司机及其叫来的亲戚进行殴打。后派出所叫双方协议解决,互不找事。

⑤被害人胡某富、李某福的陈述与被告人朱怀周、徐帮迎供述一致。

⑥鉴定结论及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被告人余孝清参与故意伤害犯罪3起,致3人轻伤;被告人徐帮迎参与故意伤害4起,致4人轻伤;被告人徐帮宏、冯传平、朱怀周参与故意伤害犯罪2起,致2人轻伤;被告人裴仁旺、胡沛溪、邓建、黄绪友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起,致1人轻伤。

(四)敲诈勒索罪

2008年11月19日夜,砍伤郑某云后,余孝清随后给雇请人邓健打电话,要求以每刀10000元的标准支付报酬110000元,邓健感到余孝清借此敲诈他,只答应先支付40000元,余孝清带毛瑞瑞驾车到大广高速与邓健碰头,得到40000元。过了几天,余孝清又多次打电话威胁邓健给钱,否则将砍人的事宣扬出去。黄绪友、邓健为了摆平此事,请徐帮迎、余孝清等人在光山县上官岗新村一餐馆吃饭,请徐帮迎说情。事后,邓健在余孝清的催促下,又在光山县城关万豪宾馆院内交给余孝清20000元。过后,余孝清仍不罢休,继续向邓健敲诈50000元并到泼陂河邓健家,对其实施威胁。后因邓建找人给余孝清施加压力,余孝清敲诈未果。

该起事实的证据在本判决故意伤害罪第一起事实中已阐明。

(五)开设赌场罪

    1、2010年9月份,被告人余孝清伙同徐某某、李某在新县城关金水小区李某家中开设赌场,组织多人聚众赌博,余孝清带人在赌场内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并抽头渔利数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同案人徐某某供述:李某在家里开赌场,与他合伙,他和李某搞了两三天,余孝清带马仔二兴来要求入伙,后三人合伙在李某家开赌场,他和李某约人来赌,余孝清看场子和放高利贷。每天收入10000元以上,赌场的提成他每天分2000元,余下的李某和余孝清平分,二兴工资由余孝清给,他们共搞了五天。

②被告人余孝清供述:2010年,他和徐某某、李某合伙在李某家开过赌场,以“炸金花”组织人赌博。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2010年10月份,余孝清伙同闫生梅在闫生梅位于新县城关的家中、帝泊森大酒店、金玉宾馆等处开设赌场,由闫生梅负责联系参赌人员,余孝清负责场子的管理,同时,余孝清安排吕恩乾、毛瑞瑞、二兴在赌场看场子、放高利贷。先后组织多人以“诈金花”的方式赌博。赌场经营一个月,收入约10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他在新县闫生梅家开赌场,与闫生梅合伙,赌诈金花,闫生梅负责约人来,他看场子及“收水”(指利息),他怕别人在场子闹事,把枪常带在身上,还亮出来吓唬人,每天能提7000元左右,搞有半个月,收入10万元左右,他和闫生梅平分了。

②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10年,余孝清和闫生梅在闫生梅位于老化肥厂对面的家中开赌场。

③被告人闫生梅供述:因赌博欠余孝清的钱还不上,在余孝清的唆使下,才和余孝清合伙开赌场,由她约参赌人员,余孝清管理,安排毛毛、二兴、吕恩乾等人在场子帮忙,每天能提一二千至一万元不等,共搞有一个月,至少提成有十万元,她提的钱参赌时输了,其中还余孝清的赌资27000元。

④证人黄某证明:2010年余孝清和闫生梅合伙开赌场,听说当他们场子里没人时,余孝清就打听赌博的人在哪个赌场,之后就带人去捣蛋,砸别人的场子。

⑤证人徐某某证明:余孝清和闫生梅合伙在闫生梅家开赌场,参与人很多,余孝清还在场子里放高利贷。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2009年10月份以来,吕某在新县城关自己家中、张洋家中、新县帝泊森大酒店等处开设赌场,组织多人以麻将“推柄子”的方式聚众赌博。同时,余孝清安排吕恩乾、王山乐、毛瑞瑞、二兴等在赌场提供暴力护场、放高利贷,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2010年春吕某开始在帝泊森酒店内开赌场,他在场子里帮吕某看场子和放贷,吕某从每天收入中当场支付他报酬,每天能挣一千余元。

②被告人吕恩乾供述:2010年4月,他去新县时,吕某就在开赌场,在金水小区他家中开,但经常换地方,参赌人员是吕某联系的,余孝清安排他在场子里帮忙,每天给他200元,他干了一二个月,挣了近20000元。余孝清每天偶尔来转转,吕某每天给他一二千元。另外,余孝清还在赌场放高利贷。

③同案人吕某供述:他开赌场请帮忙的有张洋、余孝清、二兴等人,张洋端茶送水,余孝清放高利贷,二兴听余孝清差遣,他每次给余孝清、二兴二三千元,共给余孝清三万元。

④证人徐某某证明:他看见余孝清在吕某开的赌场安排人看场子和放高利贷。

⑤被告人闫生梅供述: 2010年4月份,她到吕某开的赌场参赌,吕某请张波等几个人帮忙,余孝清安排二兴及毛毛放高利贷,她从二兴及毛毛手中拿二万元高利贷,输光了,过几天,吕某骂她并要钱,她从农行贷3万还了。

⑥证人宋某、柳某松等人均证明:他们在吕某开的赌场输了几十万,余孝清和毛毛等人在赌场放高利贷,并给吕某看场子。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4、2008年以来,被告人黄汉东在新县城关自己家中和刘某某家中开设赌场,组织多人以“诈金花”的方式聚众赌博,赌资巨大,赌场经营一个多月,每天场子提成收入三千元,总收入十万余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08年.他在自己家、刘某某家开赌场,组织多人以“炸金花”赌博,搞了一个多月,每天提成有3000元,挣了十万元左右。

②同案人刘某某供述:2009年4月份,黄汉东在他家二楼开赌场,每天能提10000余元,搞有一个多星期。

③证人徐某某、曹某某均证明:他俩去过黄汉东开的赌场赌博。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5、2009年年底,被告人黄汉东伙同潘某、余某某(均在逃)在新县城关钟畈潘某家中开设赌场,由黄汉东、潘某负责联系参赌人员,余某某负责场子的管理。组织多人,用麻将“推柄子”的方式聚众赌博,赌资巨大。黄汉东等人从中抽头渔利数十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他、潘宏、余某某在钟畈潘宏家开赌场,由他和潘宏联系参赌人员,余某某在场子里抽水放贷,用麻将推柄子,每天抽水收入在10000元上下,搞了一个多月。

②证人曹某某证明:他去余某某、黄汉东在夜上海楼上、潘宏家中开设的赌场赌博。输掉不少钱。

上述证据,本案予以确认。

  6、2009年年底,被告人黄汉东伙同余某(在逃)、汪某在新县城关京九路“福华商场”旁边一居民家二楼开设赌场。由黄汉东负责联系参赌人员,组织多人以“推柄子”的方式聚众赌博,赌资巨大,余某、汪某在赌场抽头渔利数十万元。被告人余孝清带领组织成员到该赌场提供暴力护场、放高利贷,从中渔利。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他从余某某和潘宏处撤出后,正在开赌场的余某和汪某请他联系参赌人员,当时他们在城关京九“福华商场”边一家的二楼搞,赌法和提成与他们赌场一样,他加入后负责联系参赌人员,余某带余孝清在场子看场子和放高利贷。

②证人徐某某证明:黄汉东和汪某合伙开赌场,他去过黄汉东的赌场,他们赌场搞有半个月。

③证人曹某某证明:他于2009年7、8月在余某和黄汉东合伙开的赌场参赌时认识余孝清的,那时余孝清在场子里放高利贷。

上述事实,本院予以认定。

(六)容留他人吸毒罪

  1、2010年6月的一天下午,被告人黄汉东在新县城关“三和宾馆”四楼开一房间,从曹某某手中拿了一包冰毒,邀请余孝清、余峰(在逃)到其房间内,三人共同吸食。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2010年至2011年5月,他在新县多次吸毒,其中黄汉东为其提供过毒品,他们在一起共同吸食。

②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10年6月的一天下午,他住在新县三和宾馆四楼的一个房间,两三点时,他到楼下车上拿东西,在宾馆门口碰到曹某某,曹说给点东西他尝尝,然后掏出一小包冰毒,约半克,他接过后回房间,在上楼时又碰到余孝清和余峰,他就将曹某某给的冰毒拿出来,三人共同吸食。

③证人曹某某证明:他和黄汉东在一起多次吸毒,还为黄提供过毒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2、2011年5月27日夜,被告人黄汉东在武汉市“汉正瑞鑫”宾馆开了一间房,从王某处拿一包冰毒,后黄汉东与董某某共同吸食。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黄汉东供述:在他被抓捕的前一天夜里,他在武汉的一家宾馆2207房间和王某在一块吸冰毒,当时董某某也吸了一口。

②证人王某证明:房间是黄汉东给1000元钱她开的,冰毒是她给黄汉东的,吸毒的工具是她做的。她见黄汉东和黄带的女人在吸毒。

③证人董某某证明:当天夜,她与黄汉东住在一起,黄吸毒时让她也吸了一口。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3、2010年以来,余孝清多次在新县金玉宾馆、三和宾馆等处开房间,购买冰毒等毒品,容留黄汉东、余某、吴某政、吕某等人共同吸食。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从去年五一节至今,他在新县多次同新县的袁某、黄汉东、吴某政等人在新县京豫酒店等处吸麻果和冰毒20多次。

②被告人黄汉东供述:2010年至2011年3月,余孝清先后两次请他到宾馆开的房间吸毒。有时他也请余孝清吸毒。

③同案人吕某供述: 2011年4月一天夜8点,他到余孝清在金玉宾馆二楼常住的房间,见余某在锡纸上吸冰毒,余还让他吸了一口。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七)聚众斗殴罪

  2010年7月23日凌晨,朱乾忠(另案处理)与女友张某某吃完夜宵后,返回光山县公安街诚信宾馆准备开房住宿,在该宾馆附近被张某某另一男友陈长存等人发现引发厮打。朱乾忠立即电话纠集吕恩乾、张兵、杨大钊、程磊等人赶到公安街,商量报复陈长存(另案处理)。陈长存等人殴打朱乾忠离开后,也预谋纠集人员与朱乾忠一方斗殴。陈长存在海营街乘坐周某成的出租车沿公安街、新时代广场一带寻找朱乾忠,并同时用电话不断召集人员。后与朱乾忠等人相遇,朱乾忠、吕恩乾等人即持钢管等工具上前拦截陈长存乘坐的车辆,打砸车玻璃,喝令其下车,陈长存见势头不对,立即锁上车门将司机撵下车,自己驾车逃离。朱乾忠、吕恩乾等人准备驾驶摩托车追赶,此时,陈长存召集的人员驾驶一辆黑色轿车从西驶来,直接撞向朱乾忠、吕恩乾等人驾驶的摩托车,当场将二人撞倒在地,车轮从吕恩乾腿部碾压而过。车辆停下后,从车上下来四五名青年,持刀冲过来,张兵、程磊、杨大钊等人四处逃窜,陈长存叫来的人持刀将朱乾忠胳膊等部位砍伤后驾车逃离现场。经鉴定,朱乾忠伤情已构成重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吕恩乾供述:他这方砸车时,副驾驶位上只有一人,司机被撵下车,过有十分钟,从公安街西边冲来一轿车,将他、朱乾忠、小兵三人骑的摩托撞倒了,车从他腿上轧过去,车上有约五人,这些人砍朱乾忠,他和小兵跑了。

②同案人陈长存供述:当夜,他到公安街诚信宾馆找情人张翠,见她坐一男的黑色轿车上,他生气,将男的拉下车打两拳,这男的打电话叫人拿东西来打他,他跑了,并给国民打电话,叫国民过来。后他坐出租车由西向东往公安街去,到诚信宾馆时,被他打的那人带五六个人拿钢管、砍刀拦住他坐的出租车,打破玻璃,将他往下拉,有人将司机拉下车,他趁机到司机位开车往西跑了。后他听张翠打电话说,他刚走就来几个人将和他打架的那个人砍得好重。

③被害人朱乾忠陈述:陈长存将他打伤后,他给吕恩乾、杨大钊打电话,叫他们来帮忙,一会吕恩乾、张兵骑摩托来了,杨大钊、程磊坐出租车到了,在公安街他们与陈长存召集的人相遇,他们砸了陈长存坐的出租车,后陈长存叫来的人开车撞他们,将吕恩乾的腿轧伤。其中一个叫小峰的人用刀将其左胳膊砍断。

④同案人张兵、杨大钊、陈磊的供述与吕恩乾、朱乾忠供述一致。

⑤证人周某成、葛某证明的内容与陈长存供述一致。

⑥鉴定结论及其他相关书证。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八)窝藏罪

  2010年7月12日,余孝清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光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上网追逃。被告人余义辉明知余孝清涉嫌犯罪,依然为余孝清提供资金扶持,一起交往、吃喝,并用自己的身份信息为余孝清开房住宿。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余孝清供述:自2010年10月至今,他与余义辉在一起比较多,余义辉知道他被公安通缉,他住宾馆有时用余义辉的身份证开房。在此期间,余义辉有时打牌赢了钱,给他三百五百元不等。

②被告人余义辉供述: 2010年夏天,余孝清找到他说,余在光山和新县犯了一些事,光山公安的要逮余孝清,问他是否认识光山公安的人,怎么能把余的事摆平。他也打听了,但后来没帮上忙。他与余孝清有一定交往,曾给余开过一次房,并给余少量现金。

③书证:余孝清与余义辉的通话清单、余义辉入住锦和快捷宾馆、新县宾馆等宾馆的消费清单。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九)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吕恩乾明知匡立等人大肆盗窃摩托车犯罪,仍帮助匡立藏匿盗窃所得摩托车,并受吕某金的请托从匡立团伙购买一辆摩托车。2010年8月前后的一天下午快黑时,吕恩乾接到匡立电话叫到光山县城关闸上店接车,匡立将盗窃所得的一辆红色新大洲125型二轮摩托车交给吕恩乾,以700元成交。吕恩乾将赃车骑到斛山乡喻畈村老家,交给吕某金,吕某金见摩托车的挡泥板有“光山专卖”标志,害怕被人发现,叫吕恩乾将车辆退给了匡立。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①被告人吕恩乾供述:匡立、吕钧、魏其磊三人他都认识,都是偷摩托车的。2010年8月一天下午,匡立打电话叫他到槐店街一加油站处帮忙骑摩托车,他去后见匡立骑一红色豪爵银豹125摩托,让他骑到碧海云天酒店处放着,车没钥匙,匡立叫他将线连在一起打响的,他知道是偷的车。几天后,匡立打电话对他说,偷了一辆新车,叫他到闸上店处骑,他去后见匡立骑一辆八成新的红色直梁新大洲125摩托车,后他将该车骑回,欲卖给吕某金,因吕发现车挡泥板上有“光山专卖”字样,没敢买,他又将车退给匡立。

②同案人匡立供述:2010年7、8月一天夜,他和吕钧、匡自然到十里街一个小区偷了四辆摩托车,其中一辆红色直梁125车,他把这辆车让吕恩乾介绍卖出去,后吕恩乾对他说将车卖给他一个熟人时,他熟人说车是从光山偷的,车上有标记,不敢要,吕恩乾又将车退他了,后他将车卖给光山县城南头一收破烂的了。

③证人吕某金证明:2010年夏的一天,吕恩乾骑一摩托对他说,是买的二手车,才几百元,问他要不要,他怀疑来路不明,没敢买。

④被害人李某堂陈述:2010年7月17日夜,他放在十里镇街道安居小区楼梯道的一辆红色豪爵125摩托车被盗,价值3500元。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被告人邓健案发后于2010年7月8月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朱怀周、黄绪友、胡沛溪、余义辉也在案发后分别于2011年6月1日、6月9日、7月24日、7月25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胡沛溪归案后,向公安机关提供2011年5月因寻衅滋事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周双武的QQ号和联系电话,并积极作周双武的思想工作,劝其主动投案自首,现周双武已归案。

  本院认为,以余孝清、徐帮迎为首的犯罪集团,成员人数较多,组织相对稳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虽没有明显的帮规和纪律,但有松散的层级及明显的联络机制;该组织通过垄断新县地下赌场,插手民间纠纷,为别人看场子收取保护费等获取非法利益,以支持该组织的基本活动和组织成员的部分生活开支;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滋扰、恐吓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多次违法、犯罪活动。且时间长、涉及面广、地域特定、受侵害对象较多,给当地群众造成心理恐惧,造成重大社会影响,导致群众安全感下降,给当地经济秩序和社会治安秩序造成严重破坏。以上几个方面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同时具备的“四个必备特征”相符。前述九名被告人的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庭审中,除冯传平对该罪不持异议外,另八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认为各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其辩解、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且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余孝清组织、领导犯罪集团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余孝清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余孝清在所犯个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属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余孝清当庭辩解未参与第1、2、13、14起寻衅滋事,未容留他人吸毒,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同时辩解第2起故意伤害属于防卫行为,第3起故意伤害属劝架行为,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其他辩解、辩护意见也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亦不予采纳。余孝清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50000元,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被迫放弃,余孝清参与第9起寻衅滋事,因被害人逃走及公安及时出警,致其伤害他人目的未得逞,两起犯罪均系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余孝清在随意殴打他人的同时,还持械任意损毁他人财物,且多次滋事,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均应酌情从重处罚。余孝清参与的第1起寻衅滋事、第2起故意伤害已分别给予被害人经济赔偿,可酌情从轻处罚;同时余孝清持刀滋事和伤害他人,可酌情从重处罚;余孝清当庭认罪态度差,无悔罪表现,可酌情从重处罚。余孝清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徐帮迎组织、领导犯罪集团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徐帮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徐帮迎当庭辩称未参与第3、11起寻衅滋事,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其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认为徐帮迎参与第8起寻衅滋事属未遂,理由不能成立,因追逐他人是寻衅滋事的基本特征之一,只要实施了该行为,就构成既遂;但在第9起寻衅滋事犯罪过程中,徐帮迎伙同他人持刀、钢管等凶器欲殴打被害人,因被害人及时逃走,且警察及时出警而未果,辩护人认为该起滋事属未遂,依法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徐帮迎在第11起寻衅滋事犯罪中伙同徐帮宏共同殴打被害人,在第1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参与预谋并指使余孝清具体实施伤害行为,在幕后起策划、组织作用,均应认定为主犯,辩护人认为徐帮迎在该两起犯罪中属从犯,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徐帮迎在实施其他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在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过程中,其参与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及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后果要小于余孝清,在量刑时应有所区别;被告人徐帮迎持刀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可酌情从重处罚;徐帮迎对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的被害人曾某、李某、胡才、胡某、何某焰已给予经济赔偿,并取得了上述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徐帮迎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冯传平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冯传平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冯传平参与第2、3起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有同案人的供述、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及辨认笔录等相关证据证实,足以认定。冯传平当庭辩解未参与该两起寻衅滋事,辩护人认为指控冯传平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解、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在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犯罪中,冯传平均起主要作用,均应认定为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在第1起故意伤害犯罪中,被害人的损伤后果系其他同案犯所致,冯传平虽属主犯,但其作用小于其他同案主犯,量刑时应有区别;冯传平参与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与余孝清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密切相关,属骨干成员,当庭对其所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能自愿认罪,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冯传平此次所犯的三罪属刑罚执行期间发现的漏罪,应与其以前所犯故意伤害罪依法数罪并罚。

被告人吕恩乾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先后实施了开设赌场、聚众斗殴、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吕恩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开设赌场犯罪中,吕恩乾负责看护赌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吕恩乾参与聚众斗殴的事实有同案犯的供述、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但在共同犯罪中,未致伤对方当事人,其行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吕恩乾当庭辩解未参与涉黑的违法事实和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其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吕恩乾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情节较轻,可酌定从轻处罚;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其亲属为其缴纳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吕恩乾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徐帮宏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先后参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犯罪活动,公诉机关指控徐帮宏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第4、9起寻衅滋事和第1、5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徐帮宏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在第11起寻衅滋事及第4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徐帮宏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公诉机关认为徐帮宏在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犯罪中均系从犯的意见不当,应予纠正;徐邦宏参与第9起寻衅滋事属未遂,依法可从轻处罚;徐帮宏辩称未参与第4、9起寻衅滋事、第5起故意伤害,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第1、5起故意伤害不构成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徐帮宏对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被害人华某某、何某焰已给予相应赔偿,可酌情从轻处罚;徐帮宏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裴仁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裴仁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裴仁旺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裴仁旺送刀到现场,但未实施伤害行为,其行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公诉机关认定裴仁旺在故意伤害犯罪中系主犯,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应予纠正;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裴仁旺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黄汉东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参与实施了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开设赌场共同犯罪中,黄汉东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黄汉东当庭否认参与第5、6起开设赌场及第2起容留他人吸毒,辩护人认为黄汉东在第5、6两起开设赌场犯罪中系从犯的辩解、辩护意见,均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黄汉东第6起开设赌场和第1起容留他人吸毒与余孝清有关联,但没有参加与涉黑有关的其他暴力性违法、犯罪活动,指控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情节较轻,可酌情从轻处罚;归案后,黄汉东的亲属积极为其缴纳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黄汉东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朱怀周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朱怀周犯故意伤害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第1起故意伤害犯罪中,朱怀周起介绍作用,未参与制订具体伤害方案和实施具体伤害行为,其行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在第5起故意伤害中,朱怀周起组织、指挥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公诉机关认为朱怀周在两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均系主犯,辩护人认为朱怀周在两起故意伤害犯罪中均系从犯,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案发后,朱怀周主动投案,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其亲属主动赔偿了两名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胡沛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参与实施了故意伤害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胡沛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胡沛溪受组织安排,积极实施伤害行为,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胡沛溪持刀伤害他人,可酌情从重处罚;案发后,胡沛溪主动投案,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归案后,胡沛溪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网上在逃犯,其行为属立功,依法可从轻处罚;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胡沛溪的亲属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胡沛溪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闫生梅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参与实施了开设赌场犯罪活动,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公诉机关指控闫生梅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开设赌场犯罪中,闫生梅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闫生梅仅参与一起开设赌场犯罪,且系在欠余孝清高利贷无法归还情况下,受余指使而为,没有参加与涉黑有关的其他暴力性违法、犯罪活动,指控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情节较轻,可酌情从轻处罚;归案后,闫生梅自愿认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其亲属积极为其缴纳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闫生梅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邓健、黄绪友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二被告人起组织作用,均应认定为主犯,依法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辩护人认为黄绪友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案发后,邓健、黄绪友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均系自首,均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邓健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本案系因民间纠纷引起,二被告人处理问题方法不当,从而走上犯罪道路,案件在审理过程中,二被告人能认罪悔罪,且被害人的损失已得到赔偿,根据二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二人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对二被告人依法适用缓刑。二被告人的辩护人建议对其二人适用缓刑的意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余义辉明知是犯罪的人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和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公诉机关指控余义辉犯窝藏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案发后,被告人余义辉主动投案,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余义辉虽有为余孝清开房和给予少量现金资助的行为,但并不具有长期性和连续性,自2010年7月余孝清被上网追逃至2011年4月26被抓获,在长达十个月时间内,余孝清一直在新县躲藏,其本人具有经济能力和藏身条件,并不仅靠余义辉提供财物和藏身处所,余义辉出于朋友义气走上犯罪道路,其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辩护人认为余义辉犯罪情节轻微,有自首情节,且系初犯,能认罪悔罪,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为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不受侵害,打击和遏制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滋生蔓延。对被告人余孝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五十四条、第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九、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徐帮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吕恩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冯传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裴仁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徐帮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黄汉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五十四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胡沛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八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闫生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三百零三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的规定;对被告人朱怀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对被告人黄绪友、邓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五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对被告人余义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余孝清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六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十七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余孝清犯罪使用的豫S76122轿车一辆,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二、被告人徐帮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三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九年零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

三、被告人冯传平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与原犯故意伤害罪所判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并罚,合计有期徒刑八年零四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

四、被告人徐帮宏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五年零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五、被告人吕恩乾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四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已缴纳5000元)。

六、被告人裴仁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

七、被告人黄汉东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三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已缴纳)。

八、被告人朱怀周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九、被告人胡沛溪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二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

十、被告人闫生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二罪并罚,合计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已缴纳)。

十一、被告人邓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十二、被告人黄绪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十三、被告人余义辉犯窝藏罪,免于刑事处罚。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余孝清的刑期自2011年4月21日起至2027年10月20日止;被告人徐帮迎的刑期自2011年5月11日起至2019年11月6日止(原刑事拘留4日已折抵刑期);被告人吕恩乾的刑期自2011年5月10日起至2015年11月9日止;被告人冯传平的刑期自2009年5月2日起至2016年11月1日止(原羁押及服刑时间均连续计算,折抵刑期);被告人裴仁旺的刑期自2011年5月26日起至2013年11月25日止;被告人徐帮宏的刑期自2011年5月11日起至2015年10月30日止(原行政拘留10日已折抵刑期);被告人黄汉东的刑期自2011年5月28日起至2012年11月27日止;被告人闫生梅的刑期自2011年7月7日起至2012年5月6日止;被告人胡沛溪的刑期自2011年12月6日起至2012年12月5日止;被告人黄绪友、邓健的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被告人余孝清、吕恩乾的罚金限判决生效后3个月内缴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何    骁

                                                  审 判 员  张 志 勇

                                                  审 判 员  梁    焱

                                                  

                                                  二○一二年二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晏 方 舟

相关裁判文书
咨询律师
广东道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佛山
已帮助 568 人解决问题
电话咨询在线咨询
冯继刚律师 
北京朝阳区
已帮助 160 人解决问题
电话咨询在线咨询
石亚男律师 
山东济南
已帮助 4351 人解决问题
电话咨询在线咨询
更多律师
©2004-2014 110网 客户端 | 触屏版丨电脑版  
万名律师免费解答咨询!
法律咨询热线: